Loading… 《你好,李焕英》为什么能“逆袭”?它不只是一部“小品电影”_TOM时尚
正文
Qzone
微博
微信

《你好,李焕英》为什么能“逆袭”?它不只是一部“小品电影”

2021-02-22 16:09 电影界   

 

《你好,李焕英》为什么能“逆袭”?它不只是一部“小品电影”

截至发稿,《你好,李焕英》和《唐人街探案3》累计票房均已突破40亿大关,《李焕英》的总票房也正式反超同档期的《唐探3》,列居中国影史第五位。今年不仅春节档远超同期票房,不断刷新影史春节档累计票房和观影人次的新纪录。2021年更是在刚刚过去的一个半月,就完成了去年总票房的近一半。

被反超的《唐探3》,在创作手法上拼命做加法,把喜剧、推理、大场面、怀旧风等等各种各样热闹的元素混搭在一起,也不管观众吃不吃得下。而相较而言,《李焕英》更像是在做减法,全片没有太多炫技的手法,只有质朴的母女情,这条最简单又最能打动人的主线。

正如导演贾玲所说,“我不是为了当导演才去拍电影,我是为了拍李焕英,才去当导演。”《李焕英》当然不够完美,它有短板,但优点更明显。这部电影最大的杀手锏,在于带给观众强烈的情感共鸣。

首次当导演的贾玲,以诚挚的创作态度,弥补了影片在细节上的不足和粗糙。电影里对母亲的怀念,对亲情的歌颂,在春节这个档期显得格外应景,也尤其适合全家观看。据猫眼专业版平台预测,《李焕英》的票房有可能冲高到52亿。这部电影的票房后劲,将在未来半个月的“后春节档”中得到彻底释放。

而与此同时,时光网编辑部也围绕票房上现象级的《李焕英》展开了讨论。《李焕英》到底是不是优秀作品?它的成功之处在哪里?影片中最可贵之处是什么?如果瑕不掩瑜,有什么是可以改进的地方?

《你好,李焕英》为什么能“逆袭”?它不只是一部“小品电影”

——关于题材

老羊:以重温和唤醒亲情为主的穿越题材,在春节档是有商业成功先例的,比如韩寒的《乘风破浪》,在2017年收获了10.5亿人民币的票房。那部电影是对陈可辛导演《新难兄难弟》的模仿,而《你好,李焕英》在模仿的同时也做出了新意,这里指的就是结尾的反转。

甄甏甏:穿越模式千千万,但这种“双穿”戏法确实并不多见,会让人眼前一亮。而且在二刷的时候,如果带着“妈妈也是穿越而来”的认知再看,会发现第一次看时可能没注意到的许多细节——举最简单的例子,为什么李焕英从来没对晓玲“二姑家表妹”的身份怀疑过?因为这压根就是她为了给晓玲台阶下,塞给后者的身份。

老羊:此外影片映前主打“笑顺爸妈”的主题,和春节期间孝顺父母的社会主流意识是契合的。孝顺是中国主流意识,这种意识到了春节更会强化,过年期间带着父母看电影也就顺理成章了。所以说,只要发挥正常,这样的题材是有再次成功的基础。

沈腾等“开心麻花”系的助阵,也做到了强强联合。虽然贾玲第一次当导演,但她拍的是自己的故事,创作生涩感低很多。事实上,很多成功的导演,譬如《爱乐之城》的达米恩·查泽雷就说过,新人拍电影如果不知道拍什么,拍自己的故事是比较稳妥的。

甄甏甏:贾玲就是走了“第一部拍自己”的路线,接下来她是会继续扩展自己熟悉的喜剧世界,还是会选择突破自己,另辟蹊径,更加“导演”化?达米恩拍摄音乐相关题材的《爱乐之城》和《爆裂鼓手》都很成功,然而之后的《登月第一人》就没那么受欢迎了。

八不半:母女互相成全的爱,中国式传统家庭为了亲人无私奉献、无私牺牲的亲情,以及中国式的“子欲养而亲不待”的遗憾,珍惜当下的知足,都非常打动人。利用穿越,本可以改变历史,重新选择美好人生,但李焕英最终还是选择了之前的命运,与贾文田结婚、生下贾晓玲、不幸遭遇车祸。

《你好,李焕英》为什么能“逆袭”?它不只是一部“小品电影”

——关于喜剧

老羊:《你好,李焕英》的成功一方面靠同行衬托(此处省略吐槽同行的几百字),另外一方面也说明了,贾玲和她的团队对喜剧创作规律的尊重。悲剧和喜剧是古希腊戏剧起源最早的几个剧种,因此喜剧的套路是相对固定的,遵循规律创作基本不会太差。

贾玲作为曲艺演员,有着长期相声、小品、模仿秀的泛喜剧创作实践。《你好,李焕英》这个作品5年前就诞生了雏形,有过舞台实践,每一个包袱的设置,节奏的把握,她和演员们都多次演练,观察观众的反馈并进行调整。从小品到电影剧本,也进行了再一次加工,而这一次的加工最出彩的就是结尾的反转。她的表演和创作班底也相对固定,大部分演员对这个本子的理解程度是很高的。

同理,好莱坞的贾德·阿帕图烂仔帮、亚当·桑德勒、本·斯蒂勒他们也都有着相对固定的演员、编剧、导演班底。舞台和曲艺一直是出喜剧人才的地方,开心麻花的一系列作品和沈腾、马丽的成功都是很好的例子。事实上,好莱坞的SNL(周六夜现场)也是电影喜剧人才库,亚当·桑德勒、本·斯蒂勒、艾迪·墨菲、比尔·哈德尔、艾米·波勒、蒂娜·菲、克里斯汀·韦格都是代表。金·凯瑞这样的喜剧大咖也是从脱口秀、单口相声的领域走出来的。

甄甏甏:贾玲自《王牌对王牌》等综艺节目中讨喜而逗趣的表现之后,实实在在成长为了中国大小银幕上最讨喜的一位女性喜剧演员。放眼全世界,其实女性喜剧演员都很难做,中国内地数得上来名的也就姚晨、宋丹丹、高秀敏、赵丽蓉等等。师从冯巩,贾玲其实继承了师傅的那种不刻意、不搞怪而能让人发笑,亲和得毫无距离感的优点。

《你好,李焕英》为什么能“逆袭”?它不只是一部“小品电影”

——关于故事

老羊:故事设定有两大巧妙之处,一个是结尾大家都说到的反转,也就是双人穿越套路,这在穿越题材中是非常少见的,起码在华语穿越电影是头一回,你不得不佩服贾玲和她团队的奇思妙想。这个双重穿越的功能不仅是反转或者煽情,它让前段各种剧情点有了对应和镜像作用。

另外,她将穿越变成梦境,这是个非常好的解套方法。穿越中遇到的历史事实错误、细节缺失和逻辑混乱都有了解释,也让观众不要太纠结那些错误,这是一场梦,梦一般是没有逻辑和细节的。

洋洋:电影创作有其基本艺术规律,对于面向大众的通俗商业片,还是要从故事和人物出发,才有可能让观众产生共情。《你好,李焕英》也许没有那么完美,但至少尊重电影的创作规律,也尊重观众。反观其他几部春节档影片,都有堆砌商业元素的嫌疑。

在喜剧方面,《你好,李焕英》做得并非特别精巧,至少在好笑程度上是远远不及《夏洛特烦恼》的。但感人程度上又远超《夏洛特烦恼》。成功的关键在于,电影是根据贾玲的真实生活经历改编而成。贾玲并非专业的电影演员,但真实的情感让她超水平地塑造了这个角色。

从个人观影感受来说,电影中最感人的镜头就是贾玲对着镜头哭的画面。那种遗憾的眼泪是再好的演员也演不出来的,表演和真情实感的差别就是那么大。同样的故事,贾玲在之前的小品已经演绎过。尽管涉及穿越,电影剧本基本经得起推敲,结尾翻转也有新意,反回头看甚至会发觉处处埋有伏笔。《你好,李焕英》应该算是今年春节档影片中最完整的剧本。

其实中国观众要求不高,尤其在春节档,娱乐和放松还是观影的主要目的。但许多导演往往曲解观众的意思,以为观众追求的是眼花缭乱的画面和无节制的热闹。《你好,李焕英》用最“笨”、最朴实的方式给大家上了一课。

八不半:反转设计中,母女两人一明一暗同时穿越,不同视点的交织,少见且有新意,最终达成一种情感的互相理解和诉求的和解。

《你好,李焕英》为什么能“逆袭”?它不只是一部“小品电影”

——关于人物

八不半:母亲形象——李焕英是传统贤妻良母型的伟大母亲,感动了无数在无私母爱养育下长大的年轻人。无论穿越前还是穿越后,母亲一心都为孩子着想,永远不为自己活一回,典型的中国式的“可怜天下父母心”。

女儿形象——贾晓玲不完美、让父母不省心、未给父母争光,但内心不甘,略懂事,渴望让父母幸福快乐,却心有余力不足。她缺点与优点共存,代表了众多普普通通的渺小卑微且无力的个体。穿越后,选择牺牲自我报答母爱,典型的中国式懂事儿女的一片孝心。

冷特形象——与贾晓玲的人生经历相似,冷特没让母亲省过心,也没能让母亲为自己感到骄傲。他曾懊悔,母亲如果生的不是他,一定比现在幸福。正是与冷特的一次交流后,贾晓玲才突然明白自己穿越的意义,那便是回到过去改变历史,让自己的母亲拥有快乐美好的生活和人生。而穿越的历程也由此发生转折,牺牲自我回报母亲的念头也开始萌生。

甄甏甏:片中的母女关系其实非常富有“中国特色”,贾晓玲穿越之后,从来没有问过妈妈真正想要的是什么。妈妈想要换个人嫁么?她喜欢什么样的男生?她是不是对于与贾文田(晓玲父亲)的婚姻有所不满?贾晓玲没想过,也没想问过,至少电影中没有表现,只是一厢情愿想让妈妈和相亲对象走到一起。

这不就是经典的“我都是为了你好”?许多父母对子女如此,贾晓玲也是这样在对待自己妈妈。好在,李焕英体内的灵魂,并不是那个青涩的18岁厂妹,而是已历尽千帆的40岁成熟女性。她非常清楚地知道自己心之所向,回到青春年少时,李焕英依然再一次选择了已与自己走过半生的贾文田。

《你好,李焕英》为什么能“逆袭”?它不只是一部“小品电影”

——关于缺点

老羊:缺点也不是没有,搞笑手段比较单一,一些低俗的笑话占据了片长,让最后反转时间不够。譬如电影完全可以从贾晓玲妈妈(张小斐)的角度复述一下故事,让母亲在关键几个时间点做的决定有着充分的解释。

甄甏甏:前80%看得泪眼婆娑,但最后20分钟确实有点煽情得太过火了。可以理解贾玲作为女儿的心情,早逝的妈妈是她心中的痛;但作为导演,要是能在节奏与情绪上再克制一点,最终呈现的效果可能会更理想。片中许多段子的堆砌也很具“小品感”,虽然好笑也好看,但有时和剧情的融合会稍显生硬,不过完爆春晚还是没问题的。

八不半:缺乏电影感,影片有点像加长版小品,类似电视剧、网络大电影的质感。不过导演非科班出身,且第一次执导,更易获得原谅。也有情节上的矛盾,比如母亲嘴上说“我女儿健康快乐就好”,但当女儿犯错被学校训话后又说“你啥时候能让我长回脸”。当然,母亲爱之深责之切,她依旧拥有望女成凤的世俗观念,而片中屡次出现的“健康快乐”的简单诉求,更像是一个虚妄的祝福和愿望。

 

责任编辑: 4118PMT

责任编辑: 4118PMT
广告